当前位置:启平资讯网奇闻[天下奇闻]张之洞如何快刀处斩假光绪?戏子冒充光绪帝行骗
[天下奇闻]张之洞如何快刀处斩假光绪?戏子冒充光绪帝行骗
2022-06-23

《世载堂杂忆》是清末刘成禺根据亲身经历写成的笔记体史料,记载了晚清至民国时期的人物事迹、政治制度、社会变革等事的书籍。其中记载过这样一个案件:武昌假光绪案。

光绪二十五年,居住在武昌的一位湖北籍的候补官员欲将他在金水闸的公馆出租,这日忽然来了一主一仆入住。主人20有余,白皙长身;仆人则四五十岁,无须,说话似女音。两人均操一口流利的北京口音,入住公馆后,少主人每日在家读书吟诗作文,匿居不出,鲜有露面。但这主人衣服华丽,起居开支十分豪华奢侈。这仆人自称“奴才”,每当进呈各种食品用物时,均行跪拜大礼,口称“圣上”,完全是清宫皇室中的一套。年轻主人所用的被盖上绣金龙,所用的碗也是镂金的五爪金龙,他不时抚弄的一方玉印,上镌着“御玺之宝”四个篆字。这些东西只有当今皇帝独用,任何“僭用圣物”的人都是要问斩的。那这人除了是皇上又能是谁呢?

这一切,都被那位候差的官员看在眼里,在他看来那位主子怎么看都像是当今皇上光绪。曾在京城做过官见过光绪的缙绅也前往探看,乍看觉得像昔年“万岁爷”,但实在不敢细认,忙三跪九叩,口称“恭迎圣驾”。有人以光绪之照与这主人面容对比,确实相仿。

有人怀疑这皇帝的真假,但见他所使用的被袱上皆绣有金龙,用的玉碗也刻有五爪龙,仆人还拿来玉印“御用之宝”示人观看。见到这些物件的人就不再怀疑了。但也有人怀疑太监是假的,好事者就邀请这位仆人去洗澡,借机查验其下身,果然是太监。

于是,真龙天子从瀛台出来,驾临武昌,“光绪皇帝已到武昌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一时武汉三镇的大小官绅,候补官员没有得到差使者,认为天赐良机,都来拜见皇帝,献款献物者不绝于门。这主仆二人对这一切都视之当然,无论谁送的钱财礼物,全部是照单笑纳,毫不客气。

光绪皇帝在武昌的消息闹得满城风雨,汉口各报都怜悯光绪,诟骂慈禧,并且登载新闻说光绪由瀛台逃到湖北,由张之洞保护。其他各地报纸也作疑似之谈或相互传载其事,此事不久便传到上海,一些报纸还发表新闻和评论。说光绪在革命党的掩护下,逃出中南海,往武昌找张之洞图谋再举等言论。一时张之洞保驾之谣,传遍天下。

江夏知县陈树屏闻之不敢怠慢,忙去金水闸“请安”,询问“圣上”为何幸临武昌。“皇上”对陈知县不屑一顾,答曰:“见张之洞方可透露。”陈树屏立即如实禀告张之洞。

张之洞闻之大惊,觉得不可能,觉察到其中有诈。于是密电京中同僚打听虚实。北京回电说:“瀛台严禁如故,光绪仍幽禁其中。”并告知张之洞务必将假光绪逮捕归案,免遭失职之罪。

张之洞决定开庭亲审,以释天下之疑。于是那主仆二人被押到总督衙门,亲自开庭审问。张之洞大声问道:“你不是要见我张之洞吗?”假光绪说:“大庭广众,不能向制台讲,退堂当面可讲。”张之洞拍案大怒说:“胡说,你们盗用宫中禁物,已犯斩罪,当斩!”

那假光绪装傻卖呆支支吾吾乱了方寸。原来,这“皇上”乃是八旗伶人崇福,自幼学伶唱戏,多次出入宫中,尽谙宫中礼仪。其容貌清秀,颇似光绪,当日在宫中服务时,在伶人中有“假皇上”之称。

倒是那个老仆则百般狡赖,审理毫无结果。张之洞将此二人交江夏知县陈树屏严刑拷打,打得老仆据实招供:原来这老仆人真名叫赵德兴,是皇宫里的管库太监。御玺、金龙被等物均系他从宫中盗出。假光绪所用的玉碗等御用之物,也都是他平时偷的。他因偷盗宫中禁物被发觉,私逃出京。这位老太监深知宫廷内部的底细,知道光绪被囚禁在瀛台,与外界隔绝,天下人都不知底细。他经常看到有人冒充王爷或大臣行骗发了大财,因此也想找人冒充皇上,做个大的。为此,他找到有“假皇上”之称的崇福,策划了上述伎俩,让他冒充光绪,和自己一起到南方行骗。两人利欲熏心,一拍即合,又在京城找了个妓女,冒充皇妃。武昌是他们行骗的第一站。只因老太监胃口太大,久滞武昌,未及时潜往他处,故而迅速败露。

案情大白后,假光绪主仆二人均被判为“斩立决”。次日,二人被押到武昌草埠门斩首。晚清历史上,轰动武汉三镇与京沪新闻界的假光绪案以两颗人头落地收场。

启平资讯网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714900906